Loon--潜水鸟

举起手术刀和牙钳,上_(:з」∠)_

当你的队友是个体废(乙女向


开头废话一下x
这篇是忍不住女票了流光银刀的产物(并不,想写一写傲娇别扭的流光,写的时候基本上都在放飞自我,所以请各位慎入x毕竟我的文笔emmm,真的小学生作文233
私设你是个体废(对没错就是我x
灵感来自于一次生病的真实写照写照,大写加粗的吐:)
格式乱成狗,第一次发文,见谅见谅x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第二人称预警,occ预警,我也不知道我到底写了什么,反正写着写着就成这样了(摊手
欢迎指出不足,也谢绝撕逼。
接受的话我们往下走










你来这个世界有一段日子了。

每天都在赶路,战斗,生活是辛苦与危机四伏的。但好在有可靠有趣的同伴们一起,你的生活也不算太糟糕。而且你的适应能力不错,除却令人堪忧的识路能力和丝毫不见增长的体能外,你做得相当好,从一开始看到魍魉就吓得傻不愣登站在那跑都不会跑的小绵羊到现在可以面不改色地随手抄起旁边的家伙就往对面头上扔扔完就跑,连绿竹棒在别的农户家借的锅都不肯放过的女汉子。当初老是嫌弃你拖队伍后腿的屠龙刀也对你有些刮目相看,从而和你一步步熟络起来,变成可以偶尔一起把酒言欢的友人。
虽然你的酒量同样差的令人发指就是了。
“哎呀呀,”你坐在队伍中唯一的女性越女剑小姐姐身边,眯着眼地吃着任劳任怨当着全队保姆的绿竹棒的拿手菜叫花鸡,含混不清地说道“今天那群二傻子怎么跟打了鸡血似的,到处出来晃啊。我被它们追的都想上天了。”为了凸显出我方的高大与睿智,更为了抹去那段看见魍魉就腿软的黑历史,你给魍魉们一律取了个别称叫二傻子。
“食不言,寝不语。”妙手白扇优雅地吞下嘴里的食物,笑着看了你一眼,同时躲过了你飞溅四射的唾沫星子,“小姐用膳的时候也要注意礼仪哦。”
你“咕噜”一下咽下了口里的鸡肉,下意识地更加贴近了越女剑一点。
这家伙绝对不像他看起来的那么纯良,你在xx那捡到所谓的什么鬼的武功秘籍被他坑到的时候就知道了。你现在想起这件事的时候还有一点迷,谁知道那个二楞子还会看这么文有文化气息的书啊,我读书少怪我咯。
“再不吃要没了哦。”越女剑刚从抢食的战场上掠夺回了分量客观的战利品,看你叼着吃剩的鸡骨头在一旁发呆,好心提醒道。
“嗯?没关系哦,我吃饱啦。”你朝越女剑笑了笑,委婉地拒绝了绿竹棒伸过来的拿着一只鸡腿的手,脸上的疲态怎么也掩饰不住。按理说这个年龄正是长身体的时候,胃口应该挺大,但鉴于你们这天下午结束了几场场比较艰苦的战斗,你虽然只负责逃跑,但是跑来跑去东躲西藏的也是挺耗费体力的。导致你现在什么都不想做,只想好好睡一觉,连带着胃口也恹恹的。
“哼,真是没用,”坐在较远处的流光银刀不屑地哼了一声,“区区几场战斗就把你累成这样。”
你“。。。。”
你能怎么办,你也很绝望啊。
作为一个战五渣和家里蹲,你本来就弱的跟条咸鱼一样,跑完四百米躺尸半小时的那种。所以刚来的时候被屠龙刀嘲笑你欣然接受了,还自告奋勇地要和他一起修行锻炼身体以求不当吊车尾,这才让体能好了一点,也让屠龙刀渐渐放下成见,不再像以前一样动不动就嘲讽你了。
虽然你知道他只是对你肯努力上进而感到赞赏,而不是代表你真的不是战五渣了。
现在听到一个刚加入队伍不久的新人哦不新刀久违地嘲讽了你一波,你知道对方不过是在陈述事实,但你觉得委屈极了。
你不仅觉得委屈,你还觉得生气。
人家屠龙刀都没说我,你插个锤子的嘴啊?
你差点没被这把说话刻薄的给刀气吐了,然后过了一会儿,你就真的吐了。
就在流光银刀对你出言不逊,你气鼓鼓地睡下后不久,就觉得胃部异常地难受,酸水一阵阵地往上涌,你以为是躺下之前喝了太多的水,就换了个睡姿,试图把吐意给压下去。
然后轮值守夜的倚天剑和金铃索就目睹了你从地上挣扎着爬起来,然后吐的昏天黑地的全过程。
早知道就不喝这么多水了,你艰难地撑着地,一边吐成狗一边苦着脸想到。胃部的不适感不仅没有减弱,反而有愈演愈烈的趋势,再这样吐下去,你都怀疑自己都要把胃给倒着吐出来了。
“这样下去不行,”好不容易止了吐,妙手白扇赶紧和金铃索一起给你诊治了一番,面色凝重道,“小姐这病不太好弄,这样,来几个人和我一起去采药,其他人就。。。”
话音未落,不远处就传来了熟悉的阴暗气息,以及二傻子王特有的嘶吼声。
“该死,”一向稳重的倚天剑皱眉道“偏偏在这种时候。”
你半死不活地躺在绿竹棒紧急收拾出来的地铺上,任飞燕用沾湿了的手帕动作轻柔地拭去了粘在你唇边的残留物。喉咙火辣辣地疼着,看着大家商量着该怎么组队才能既帮你采到药又解决掉那群到了晚上都兢兢业业出来吓人的主儿,你差点没哭出来。
你终究还是拖了他们的后腿。
就当众人为谁留下来照顾你而争论不休的时候,一直静静地充当背景板的流光银刀突然开了口:
“我留下来照顾她。”
他顶着或惊讶或复杂的目光走到你面前蹲下来,相当自然地替你盖好了倚天剑披在你身上的大衣。你泪眼汪汪地对上了他那双漂亮的带着些傲气的金色双眸,不太能理解发生了什么事。
他安抚似地摸摸你的头,然后不顾你一脸见了鬼的表情,转头坚定地对表情精彩万分的众人说道:
“我留下。”

TBC


























































































萌新ↂ⃙⃙⃚⃛˶˶̫˶ↂ⃙⃙⃚⃛听说发帖玄学来一发,锻出数珠丸大大就写文,以及本命第一次抢誉镇_(:з」∠)_光忠我能不能入欧就看你了